欢迎来到上海镁菁官网

香港科技大学刘靖,香港科技大学刘靖简历

时间:2024-07-25 18:35:28 来源:

大家好,香港香港今天小编关注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科技科技话题,就是大学大学关于香港科技大学刘靖的问题,于是刘靖刘靖小编就整理了1个相关介绍香港科技大学刘靖的解答,让我们一起看看吧。简历

  1. 北京36个小时降水近19亿立方米,香港香港这些水都去哪儿了?

北京36个小时降水近19亿立方米,科技科技这些水都去哪儿了?

中学地理已经涉及到这个话题,大学大学只是刘靖刘靖没有把问题展开详细叙述,近期京津冀一带强降水,简历我们聊一聊这个话题,香港香港看看一次强降水,科技科技这些水都去哪儿了?大学大学

我们先看看36个小时降水近19亿立方米是怎么计算出来的?

香港科技大学刘靖,香港科技大学刘靖简历(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)

19亿立方米是刘靖刘靖一个体积概念,就是简历受水面积与降水量的乘积得出来的 ,受水面积是指垂直投影面积,降雨量我们可实际测得,北京各网点可以设置气象观测站,量算出降水量多少。

区域内一次降水大小还会存在差别,同一时间,有的地方雨大,有的雨小,不同时间,同一个区域雨也有大小,为此观测站数量越多,测得的一个区域降水量数值越精确。

受水面积可以从地图上量算,36个小时各观测站降水量数值取平均值,最后乘积就得出北京降水为19亿立方米,这个大约数值,但不会相差多少,这个误差并不重要。

香港科技大学刘靖,香港科技大学刘靖简历(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)

降落到地面上水都去哪儿了?

降雨落在地表要形成降雨径流,整个过程包括截留、填洼、流域蒸散发、下渗、坡地汇流和河槽汇流等。

截留:主要指地表物,包括植被、人类建筑物或一些设施。对于植被而言,树枝草叶趁此机会进行叶面蓄水并转储到体内,虽然单叶吸收量不大,但高大的树木非常茂密,树叶很多,会截留很多降水,不可小视,当降水量不大时,我们在树下避雨(注意防雷击),发现树下面是干燥的,表明截留量很大,这对于预防山洪暴发起到缓冲作用。多植树,多种草对于黄土高原地区防止水土流失尤为重要。

香港科技大学刘靖,香港科技大学刘靖简历(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)

此外人类建筑设施也会有截留,相比起来,同是一场降水,城市与乡村降雨径流相差很大,每次强降水,城市部分区域桥下面容易形成积水,这也表明城市截留降水少,落在地面上汇集形成涝灾。而农村植被覆盖度高,降雨形成径流弱。

北京36个小时降水近19亿立方米,这些水都去哪儿了?你要站在城市的街道上,看着水流成河的大道,你根本无法想象到,这么大的降水量都去了哪里呢!

北京市面积约1.641万平方千米,山地面积就有6390.3平方千米,占总面积的2.7成。山间林地是一个天然的蓄水池,能收集和储存大量的地表水;遇到干旱时慢慢释放。其功能不亚于密云水库。

另外,北京辖区内的密云区、门头沟区,以及通州大兴等等各区域内,河流纵横。象潮白河、北运河、拒马河等等大小河流,也都为洪水分流起到巨大的作用。

整个北京市西、北两面环山拥抱,东、南两方面向平原。地势西北高而东南低,降水量的大部分都渗入地下,剩余的部分降水顺河而下,途经天津等地进汇入浩瀚的大海之中。

很高兴能回答你的问题

北京36个小时降水近19亿立方米,这些水都去哪儿了呢?站在属于城市角度想,你就知道这些水去了哪里

北京市面积约1.641万平方千米,山地面积6390.3平方千米,占总面积的一半。山间林地是一个天然的蓄水池,能收集和储存大量的地表水,遇到干旱时候,慢慢释放。

整个北京市西、北两面环山拥抱,东、南两方面向平原。地势西北高而东南低,降水量的大部分都渗入地下,剩余的部分降水顺河而下,途经天津等地进汇入浩瀚的大海。

聊聊北京的水。

北京地处华北平原的北部尽头,三面环山,向南开口,因此也叫北京湾。古时北京是个水***丰沛的地区,除了远道而来的桑干河和潮白河以外,如白浮泉、玉泉山、万泉河等本地泉流也十分富足,滋养着周边的湖泊池沼,包括积水潭这样对北京建城史有深刻影响的水域。但历代建都以后,随着人口的聚集、城市的拓展和大规模的垦荒,用水逐渐成了问题。

按来水量计算,北京地区最大的水源当属永定河。最早记载开发永定河,用于北京地区农田灌溉的是公元250年,当时曹魏***负责北方军事屯田的最高长官刘靖,干了件大事。在今天石景山区麻峪村附近,给永定河开了个口子,河水一路东去,注入高梁河上游,即现在紫竹苑公园的湖泊内,命名车箱渠。

麻峪村到西三环的直线距离不足二十公里,垂直落差却高达五十米,相当于头顶悬河。车箱渠坚持了几十年,终为水毁。此后,历代能人按这个思路持续努力,但到建国前的一千七百多年里,人们始终没有真正控制住永定河。实际上一直都叫无定河,乾隆有些好大喜功,改成了永定河,徒有虚名。

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,在平均海拔五百米的延怀盆地上建造了官厅水库,永定河才真正的稳定下来。

元代出现一人,彻底改变了围绕车箱渠打转转的工作思路,那就是大科学家郭守敬。引导昌平白浮泉之水进入瓮山泊,也就是今天颐和园的昆明湖。二十五公里的距离,两者的海拔却只差十米,引水渠绕行西山山麓,沿着五十米等高线西去南转,顺便捎上了沙河与清河的上游之水。佩服!

京密引水渠的核心思想由此诞生。

在昌平南邵,京密引水渠的北岸现在建成了白浮泉遗址公园,规模宏大,约为颐和园的1.5倍,力图恢复曾经的大运河起点的湿地面貌。这是个给北京带来过好运的地方,北京仰赖这股清流走向了繁荣。

到此,以上就是小编对于香港科技大学刘靖的问题就介绍到这了,希望介绍关于香港科技大学刘靖的1点解答对大家有用。

copyright © 2023 powered by sitemap 沪ICP备2024066422号-21